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加快推进健康老龄体系建设和制度安排——健康老龄化专家学者座谈会会议综述(总第1157期)

  时间:2018-01-31

   20171115,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健康养老研究中心在京举办“健康老龄化专家学者座谈会”。来自全国政协智库、研究机构、医疗机构、行业协会和相关企业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健康老龄化问题进行了交流探讨。 

     一、健康老龄化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重大任务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现健康老龄化,对于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全国总工会原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李滨生认为,当前我国2亿多老年人口,健康问题比较突出,尤其慢病化现象很严重,但健康管理、养老服务相对比较缺乏。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基本国策,把健康融入到方针和政策制定中,使健康真正成为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工作的一环,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未来510年,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健康产业将成为我国增速最快、发展潜力最大的产业之一。我国老龄化的快速发展,将推动保健、康体、疗养、养老、养生、康复、护理等健康服务型消费全面增长。十九大明确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在国家层面进行整体统筹、体系设计和制度安排。 

    301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王小宁认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要使政府、整个社会的观念从悲观的焦虑情绪变成积极主动的情绪,并且在制度上、体制上能有所改革。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实现健康老龄化需要整合,整合政府、企业、社会、家庭等各个方面,现在老龄工作体制机制关键就是如何整合的问题。健康老龄化,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共建、共治、共享,要重视解决好老年人参与社会的问题。随着国家整体健康水平和人均寿命的不断提高,对退休年龄、养老保险缴费年限等与健康老龄化相关的问题,要做统筹考虑和长远规划,要将健康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 

     

      二、实现健康老龄化关键在于体系建设和制度安排 

    如何提升占全国总人口六分之一的老年人群的生命质量、实现健康老龄化,是关系健康中国战略能不能成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不能实现的一个重要环节。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实现健康老龄化,需要加快推进健康老龄体系建设和制度安排。 

    全国政协社法委副主任、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张世平谈到,现在有的国家采取“时间银行”的形式,年轻时把照顾老人的时间存起来,老了病了需要照顾时再用,这是养老的一种探索。现在我们也在做发挥活力低龄老人作用的探索,他们不在原来的岗位工作,但在别的地方再就业、再持续发挥作用,为社会创造财富和价值,如何从制度安排上给活力低龄老人以空间和保障,这也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种途径。另外,老年病的预防体系建设尤为重要。 

    国家卫计委原副主任陈啸宏指出,应对人口老龄化要树立信心,要积极应对。要厘清政府和社会的分工责任、政府和市场的责任,要明确哪些是政府必须管而且财政有能力管的,明确如何筹资、怎么付费等问题,这都需要在政策制定、制度安排上有一个统筹考虑。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建议,健康养老工作的重点,应放在管理、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应对老龄化,从健康角度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预防、干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部长葛延风指出,积极应对老龄化,要充分考虑几大体系:一是健全筹资体系,保证筹资能力和筹资水平;二是建设人力资源体系,进行生活服务、生活照料、医疗服务;三是完善制度体系,厘清政府、家庭、社会、市场的责任;四是建立老龄产业和技术体系,推动产品开发和技术进步。 

    王小宁指出,制度设计和体制安排上,充分发挥活力低龄老人的财富创造价值。针对活力低龄老人,观念上要调整,制度上要有设计,如鼓励活力低龄老人积极创造财富,从其财富创造里面收一点特别的“养老税”,实现活力老人支持失能老人“小老人养老老人”。 

    迟福林认为,“有需求、缺供给”是一个突出矛盾,要加快健康产业市场的全面开放,一是鼓励支持社会资本发展健康服务业;二是创新健康服务业的投融资政策;三是推进健康职业教育市场的全面开放;四是把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作为发展健康产业的重大举措;五是加快推进健康产业的对外开放,积极与发达国家发展健康技术、管理等服务贸易,鼓励支持社会资本与外来资本合作发展健康产业。 

     杨宜勇指出,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为人民创造美好的生活,这包括老年人的美好生活。报告指出要防风险、补短板,实现健康老龄化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健康老龄化重点是要落实到人,难点是中低收入群体。要从体系设计和制度安排上,考虑对这部分群体的政府兜底问题。 

    阿尔茨海默症防治协会会长王军提出,从大健康的角度,应该加强对我国包括说阿尔茨海默病和糖尿病等在内的主要慢病的基础性调查研究,并由此加快相关加强失能失智老人照护体系、护理体系、服务体系建设,这对于实现健康老龄化、实施健康中国战略,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清华附属北京市垂杨柳医院赵黔鲁建议,应积极建立居民健康档案制度,以60岁为基点,与国家基本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制度相衔接。现在65岁老人在社区免费做体检,其中包括老年认知功能筛查、高血压、糖尿病等。可依托社区卫生信息化的平台获取老人基本健康信息,拟定积分条目,根据身体健康情况,加强老年疾病预防和慢病管理,提升老龄健康水平。 

    北京健租宝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平建议,要把康复评估体系纳入整个健康管理之中,加大康复评估的作用,这有利于加强对老人进行筛查、分类、康复的针对性,在老年疾病的预防、治疗、康复领域更有实际意义。 

     

  三、加强健康老龄教育和文化传播 

    健康老龄化已成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战略,而健康、老龄教育和文化传播是健康老龄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王小宁提出,老年健康问题要从幼儿抓起。实际上每人生命的前1000天,决定了从成年一直到老年的疾病。全世界成功的健康干预都是强制性的,就是靠法规,教育也是一条。建议实施“大学生健康使者行动计划”,把从出生缺陷一直到养老照护的基本健康知识作为大学生的必修课,包括寒暑假向身边的人宣教,同时还应组织编写相关教材。 

        陈啸宏指出,要重视老年文化的培育。他谈到,孙思邈一系列的养生理论,把人的生存、健康、尊严这三个层次的需求都满足了,不分老幼、丑俊、贫富,这是我国的传统文化底蕴。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方式和社会管理的大变革,需要把老年文化的培育放在战略高度来认识。 

        王军指出,加强常见病、慢性病的宣传教育。比如说阿尔茨海默病是可防可控的,一定要有一个预防为主的策略。如果能够成功地预防九大风险因素,至少可以降低33%的患病率。国家、政府应加大健康科普教育的投入,鼓励支持全社会积极参与,加强预防体系建设。 

    葛延风建议,要加强健康教育,从娃娃抓起,注重疾病预防。要在全社会呼吁培养科学理性的生命观、治疗观和死亡观,加强这方面的引导。医疗机构和医生也要采用理性的治疗方式,不要做让家属很无奈、让患者无尊严的无谓治疗。 

    赵黔鲁建议,由国家、政府搭台,加强健康老龄知识和文化传播,营造积极向上的健康老龄社会氛围。包括有规划有组织地开展老年病的防控工作;加强健康知识传播,提升老年人的健康意识;加强老年保健产品的规范和监管,促进老龄产业健康发展;加强老年人特别是失智和高龄老人的法律援助,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等。 

     

  四、加快推进健康产业市场开放与交流合作 

    迟福林认为,中国有13亿人的服务型消费大市场,在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养老服务等方面市场潜力巨大。应从体制机制、政策层面统筹考虑,有序推进健康服务产业市场对外开放,促进国际间健康产业的合作交流。比如将大健康领域的合作作为中日或者中日韩合作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尤其是在管理、服务、技术等方面的合作,未来可能成为中日或中日韩合作的一个亮点。 

    王小宁认为,中国现在的慢病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群体,老龄化也比较严重,增龄本身就是慢病的启动因素。因此在养老问题上是要考虑“医”的问题,包括私人私治等的问题。日本和台湾在健康、养老领域走在前面,有好的平台和机构,可以率先推动一些合作。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