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毅:中国金融的市场化与法治化(总第1198期)

  时间:2018-11-20

  总第1198 

  2018111 

    

  中国金融的市场化与法治化* 

    

  黄毅 

    

       

    本次论坛主题为“改革开放的中国与世界”,就是讨论改革开放的重大问题。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今天,我们在与外国朋友打交道时,听到了很多赞扬,也有不同的议论,但有些基本事实是改变不了的,这就是,中国已经走到世界舞台中心,所以中国问题不得不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一百多年前,晚清重臣李鸿章在给同治皇帝的奏折中称,时局“实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当时中国社会正面临一场巨大变革。今天,学术界还有社会方方面面也都在讨论中国社会正面临着一个亘古以来最复杂的、最不确定的变局。一百多年前的变局中,中国人民积贫积弱,我们面临的是国际赔款、丧权辱国。今天,作为世界最大出境游客源国,中国每年出境旅游已经突破1.3亿人次,走出国门,我们听到的是哪个商场、哪些商品又被中国人买光了。当然,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也出现了各种矛盾与问题,对此也有不少批评和意见。但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现在的变局已经与一百多年前大不相同了。 

    我从事金融行业二十多年,我想以一个金融改革、金融发展参与者和见证人身份谈谈我对中国金融改革发展一些重大问题的体悟,与大家分享。 

    1978年以前,中国金融是大一统的银行体制。如果说有银行的话,那就只有一家银行——中国人民银行。1978年中国的银行资产1835亿,去年底中国银行资产260万亿,按照不太科学的算法简单算下,数字上大概翻了1400倍。今年上半年中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13.5%,实现利润1万亿以上,现在平均资产利润率1.03%,平均资本利润率13.7%,不良贷款率1.86%。这在全球的大银行当中比较,中国银行业不仅体量巨大,总体还算稳健经营,因为我们没有出现过区域性、系统性的风险。当然,没经过风险检验,这也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之一。 

    对于中国金融业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的成就,大家的看法不太一样,当然有不一样的看法可能也是符合辩证法的。有句古诗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每个人都可以基于自己的思想观念、文化积累以及利益诉求等因素来评价一个问题。但我认为,中国金融业40年来改革的方向、前进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其中最核心的一条就是我们一直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基本方向,这也是我们几十年来的基本经验。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市场导向是做好金融工作的重要原则,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我国金融业过去推进的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从确立商业银行市场主体地位,到推动股改上市,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到利率市场化,放松信贷管控,引入外资金融机构,放宽股份制银行和民营银行准入限制等等,一步步发展,无不是将原来唯一由政府独占的金融资源配置权稳步、有序地向市场让渡,这就是中国金融改革市场化的过程。经过40年的发展,我国金融业总体上“有形之手”介入的范围和比例大大减少,在资源配置领域“无形之手”更多地接管并发挥主要作用;而政府管理则集中在宏观调控、金融监管、金融稳定和消费者保护等方面。 

    但自发的市场活动并不能自发衍生出大规模的社会分工和协作,也很难维持。正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卸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终于走下神坛。他在接受美国国会听证时承认,自己原先持有的两条假设是不完全正确的——“人都是理性的”和“自由市场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其实人并非都是理性的,市场也是存在缺陷的。格林斯潘表示,正因为相信了这两条假设,结果没有处理好美国之前发生的很多小危机,最终导致后来发生2008国际金融危机。实际上,市场活动的高效运行,需要有效的原则、规则和规范加以支撑。不同时代和不同经济体的实践都可以证明,只有现代法治制度才能支撑并维系健康繁荣的市场。那么,怎么看待过去40年来我国金融业法治化的进程及其作用?我认为,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国在立法层面已经建立起了从宪法到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一整套法律体系。在金融银行领域,这套法律体系以银行监管法律为核心,覆盖了银行主体、经营、监管等方方面面,涵盖了立法、执法和司法等各个层次,这是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进步。虽然大家对金融创新还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意见,但是目前中国的金融法律体系整体上从无到有,已经能够基本适应现代经济发展的要求了。同时也要看到,这套法律体系并非最近几年才创造的,而是基于我们传统的文化观念,并借鉴和吸收了发达国家和地区先进的法律制度和金融理念,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著名思想家管子曾说,“法者,天下之程式也,万事之仪表也。”法律作为市场经济的制度规范和行为准则,为市场交易提供了可以执行的程式和仪表,决定了市场竞争的基本格局和发展空间。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法律规范都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发挥维护和促进市场健康发展的作用。正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言,“法律就是秩序,有好的法律才有好的秩序”,我国金融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中,一定蕴含着大量值得充分肯定和坚持的法律制度。而一段时间以来、以至到当前我国银行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和矛盾,也反映出我们相关的法律和制度需要与时俱进,进一步修订、改进和完善其功能。 

    对于当前我国金融发展的市场化、法治化水平,大家可能会有不同的认识。我认为,总体上还是只能叫“大而广”,客观上讲,这固然跟我国当前经济发展阶段相一致,但与我国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发展目标却有不少差距。此外,环顾周遭,在国家主权、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等方面我们还面临很多挑战,在金融与法治方面我有一些体会,跟大家分享。 

    一是金融开放与国际化。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演讲时就强调,要加大金融服务业开放力度。现在我们的银行在国内外经营得好不一定是真的好,国际同业在经营管理方面的经验和技术仍值得我们学习,还需要我们的银行更多在“引进来、走出去”的动态过程中直接参与全球化的竞争,逐步建立并夯实与我国经济体量相匹配的市场地位。这是在地理空间上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市场化,也更加需要有效的法律制度支撑。 

    二是防控风险与高质量发展。当前,我国金融领域体量已经很庞大,像大型飞机一样,更大往往也意味着腾挪的空间更广,相对也更加稳定;但另一方面,毋庸讳言,我国金融业在区域、行业、产品、周期等方面的结构失衡问题仍然十分突出,一些痼疾迟滞不消的惯性很强。在经济周期波动叠加内外部因素影响下,就可能诱发较大的市场震荡。对此,如何在有效管控风险的前提下,实现金融业更加协调、更加开放、更加高质量的发展将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 

    三是科技进步与金融创新。科技与创新往往是一把双刃剑,既会带来经济结构和产业模式的转型变革,从而为经济发展带来更好的机遇,又可能会对传统的市场体系和法治规范带来更大的冲击和挑战,譬如互联网金融,实质跨业经营的资管行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等等。其中,如何捕捉机遇,管控风险,考验我们中国人的智慧,特别是考验我们中国金融人、法律人的智慧。 

    我相信,尽管面对这些挑战,我国过去40年的经验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改革开放要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基本方向不动摇,不断推动我国金融体系迈向更高质量的发展阶段。 

    一方面,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按照市场化的方向推进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更广泛的领域内逐步、有序地放开不合理的限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加重视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的保护,更多地引导、推动市场通过自发调节来建立适当的秩序,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进一步加强和改善政府宏观调控的方式方法,提高“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共同发力的协同性、有效性,尽量减少“左右互搏”的发生,最终达到并行不悖、相得益彰的状态。 

    另一方面,要加强金融改革的法治化建设,通过法治建设进一步理顺并明确政府和市场方方面面的关系和规则。现代法治的基本内涵包括“法律之治”和“良法之治”两个层面,这就要求我国金融体系不但要有齐备的法律制度作为规范引导,也要求相关法律制度是明确的、合理的、透明的、可信赖的,等等。我们要从立法、执法和司法三个层面发力,关注法律制度的覆盖面、合理性、有效性,让法律规则在整个金融体系运行中顺畅自如,最终建立一套既符合我国国情、又引领国际规范的中国特色金融法治体系。 

    中国发展离不开世界,中国发展离不开中国金融业的充分发展。今天我们在此组织论坛,专题研讨,和各位同仁交流提高,合作研究,恳切希望各位积极贡献智力、分享精彩观点,为中国乃至全球的改革发展建言献策。 

    

  (作者系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改革开放的中国与世界——第84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20181027,海南海口。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