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的日韩关切(总第1211期)

  时间:2019-01-11

  总第1211 

  20181217 

  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的日韩关切 

      

    2018128-9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中国外交学院、日本国际经济交流财团、韩国东亚财团合作主办、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等机构支持的“新环境下的中日韩合作第五届中日韩合作对话”在海口召开。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的13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这次会议。 

    在本次会议上,面对新环境,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秩序成为与会专家学者的共识。 

    一、如何看新环境下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的现实性和紧迫性? 

  日本国际经济交流财团主席日下一正提出,美国的领导能力事实上已减弱,日本、中国和韩国三国应为追求更良好的经济全球化采取共同措施。韩国中央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院特聘教授、韩国中小企业促进委员会前主席安忠荣提出,美国是国际贸易规则的主要制定者,现在却退出自己主导制定的规则。在“美国优先”的新背景下,中日韩三国需携手维护自由贸易秩序和WTO规则。韩国东亚财团主席孔鲁明提到,韩国产业界对中美贸易战非常敏感。例如,韩国的半导体有40%出口到中国市场。中美贸易战休战3个月再谈判,让相关国家都松了一口气,希望中美能回到谈判桌上来妥善解决贸易问题。韩国、日本、中国需要加快向彼此开放市场。韩国庆熙大学荣誉教授、韩国产业研究院原院长金道薰提出,大家要意识到全球需求不是在扩大而是在萎缩,未来两三年,中日韩三国面临的外部需求形势可能更加严峻。面对美国贸易政策的压力,中日韩三国只有通过向对方开放市场进而实现价值链的深度合作,才能共同提升产业竞争力。 

    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与经济系教授深川由起子提出,美国采取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加剧了日本的危机感,直接导致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以及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加速。美加墨贸易协定签署后,美国很可能在日美自贸协定谈判中提出同样的要求(“毒丸条款”),所以留给日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日本和中国在维护多边自由贸易体系上有共同的利益,但遗憾的是两国在推动WTO改革上至今没有讨论出共同的方案。 

    日本早稻田大学亚太研究院院长浦田秀次郎认为,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实施的时间越长,其国内经济受到的负面影响越大,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消极影响也会越大。如何让美国回到多边自由贸易体系当中?一方面,中国、日本、韩国、欧盟等需要考虑采取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更高的经济合作模式,从而形成倒逼美国回归多边自由贸易体系的压力。一方面,中国、日本、韩国、欧盟应尽快就推动WTO改革开展讨论协商,包括如何构建更高效的WTO争端解决机制,加快在数字贸易等新领域开展协商讨论等。 

    二、如何处理好CPTPPRCEP和中日韩自贸区的关系? 

    安忠荣提出,CPTPP的生效将根本改变东亚地区的供应链。CPTPP的生效将把东亚切分为以日本为中心的贸易板块和以中国为中心的贸易板块。日本在获得巨大收益时,未加入CPTPP的中国和韩国将遭受贸易转移的损失。在这样的形势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进程需要提速,特别是RCEP的内容需要升级并最终要向CPTPP的内容收敛。中日韩三国应当将第二轮扩张的CPTPP谈判和RCEP谈判结合起来,在两者结合的基础上最终携手建立亚太自贸区。 

    深川由起子提出, RCEP是东亚国家共同应对美国“本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重要选项。2018RCEP并未达成协议,印度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中日韩自贸区长期以来没有重大突破是更重要的原因。日下一正提出,中日韩三国应破除政治阻力,携手推进RCEP谈判进程。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快达成协议,会促进RCEP的谈判。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原院长蔡旭也认为,RCEP是中日韩携手应对不断上升的贸易保护主义挑战的关键。然而,中日韩自贸区不建成,RCEP就难有实质性突破。 

  三、如何打破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僵局? 

    蔡旭提出,中日韩三国的关键产业有很多重叠,这样三国关键产业在区域内部市场和全球市场上的竞争会带来自由贸易的阻力,所以谈判也会很难。应改变中日韩自贸区的推进方式,采取“双轨”推进的办法,即先就非敏感行业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协商一致,实施早期收获项目。浦田秀次郎提出,日本、中国和韩国之间要实现自由贸易,在短期内突破需要灵活的处理办法,中日韩可以先订立一个基础性协议。在三方易于达成一致的领域先开展合作,在协商比较困难的领域先定最终目标,例如用多少年达到95%零关税或取消准入,然后每个国家制定计划和措施来务实地一步一步实现目标。 

    深川由起子提出,在内外环境快速变化的背景下,应创新中日韩自贸区的推进路径,重新设计蓝图和框架。一种可能性是重返地缘经济合作模式。比如,第一,在中日韩三国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加快中日韩医疗健康服务业的开放合作。第二,面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的共同挑战,加快三国企业间环保领域技术转让、环境气候等基础数据共享等合作。第三,加快社会创新领域的合作。例如在5G社会、反自然灾害、个人护理服务和地方经济对话等领域开展合作。另一种可能性是开辟新的合作领域。一是加快投资合作。这涉及到竞争政策、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等政策协调。二是促进服务业开放合作。这涉及到人员流动、标准互认、电子商务物流等合作。三是开展数字经济的自由贸易与合作。这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农业振兴、无缝物流、信息安全和监管等制度对接和政策协调。 

    安忠荣提出,中日韩三国合作的新突破口在服务贸易和货币合作。扩大三国间的服务贸易,关键是三国在知识产权、竞争政策、数据保护等方面要加强协调。三国对服务业的监管制度和政策应与CPTPP中的相关规则相容。同时,加强中日韩三国间的货币互换,以此促进中日韩之间贸易投资的稳定性。 

    韩国首尔市立大学城市健康研究生院院长崔秉浩提出,中国和韩国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日本已经是老龄化社会,中日韩三国在医疗健康领域实行自由贸易政策。三国可以根据各自优势进行分工。例如,韩国已经在发展包括癌症检查、癌症诊断、器官移植等医疗诊断技术,中国正在中药基础上大力发展生物制药产业,日本正在发展由人工智能技术支撑的医疗机器人产业。三国通过这一领域的自由贸易可以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共同提升在全球医疗健康市场上的竞争力。 

    四、如何以经济合作为重点并超越经济合作框架? 

    安忠荣提出,在新的环境下经济合作必须与政治安全方面的合作结合考虑。亚洲大国间的力量抗衡加上殖民占领所引发的历次战争,导致了“亚洲悖论”,即一方面亚洲各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度不断加深,另一方面区域内政治和安全合作后退的矛盾。这种情况很不利于中日韩三国真正实现一体化的市场。 

    韩国外国语大学客座教授金锡焕提出,政治因素和政策决策者对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的影响并不亚于市场的影响。三国政策决策者的态度和影响是非常重要的。例如,韩国市民的态度和偏好对政策决策的影响很大,日本官僚体系对政策决策的影响很大。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进程,需要把握这些重要因素,加深对彼此的理解和互信。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院长吉野直行提出,进一步加强中日韩三国间社会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非常重要。法国跟德国历史上有过上百场的战争,但是两国人员往来频繁,正是基于这样的交流,两国友好关系发展得比较顺畅。中日韩三国尤其应当促进年轻一代包括高中生或大学生之间的交流和往来。 

    金道薰提出,朝鲜经济发展要纳入到中日韩合作的大框架来考虑。朝鲜能不能融入世界经济,中日韩三国对朝鲜的开放是重要的因素。如果朝核问题彻底解决,朝鲜最希望的应是韩国、中国、日本到朝鲜进行贸易投资合作。韩国国家统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林岗泽提出,朝鲜正在积极寻求经济发展,在这个新的背景下需要重新思考中日韩合作方案。韩国在中日韩合作方案中应结合朝鲜发展考虑以下几点:一是在和平基础上促进南(韩国)北(朝鲜)合作,促进形成统一的市场。二是以经济合作为中心。三是以市场为主导开展经济合作。四是把南北合作扩大到东北亚合作。不光是南北合作,要形成把中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日本西海沿岸包括在内的经济合作带。南北合作的目标是形成统一市场,这个统一的市场与周边国家的市场又是相互开放和融合的。为此,建议:第一,以构建东北亚经济共同体为目标联合开展中日韩经济合作的系统研究。成立由中日韩三国学术界、经济界、政府机构共同参与的工作组,进行联合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操作方案。第二,开展朝鲜参与东北亚地区多边经济合作项目。例如,建立东北亚物流、能源和资源网络,通过多边合作项目促进北朝鲜的经济开放和发展。第三,建立私人部门主导的中日韩经济合作框架。加强私人部门在社会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第四,利用国际机构作为中介。例如,在推进铁路和道路的多边合作网络建设中,可以利用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领导的亚洲公路网络(Asian Highway Network)。 

  五、如何把推进自由贸易进程与内部改革结合起来? 

  日下一正提出,经济全球化的战场实际上是在国内。无论是多边还是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焦点和重点已经不是边境措施而是边境内措施,这直接涉及到国家内部投资和营商环境变革。中日韩三国都需要利用外部压力来推进国内的改革,把推进自由贸易进程和国内改革紧密结合起来。例如,三国都需要在国内推进改善收入和财产分配不平等的改革,使国内政治社会更加安定,为加快自由贸易进程创造有利条件。 

    日下一正指出,加强中日韩合作,中央政府与中央政府的交流合作是基础,但是地方上有没有具体的举措、地方之间务实合作才是最关键的。为此,应该在三国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间建立交流合作的机制。中国正在推进新一轮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日本、韩国也都各自建了经济特区,这些开放程度高的地区之间应该率先加强交流合作。中央政府应给予地方政府相应的授权。 

  (执笔:何冬妮)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